农村电商:好“钱景”更要有前景

来源: /作者: /2017-01-06

特约作者:彭国正

近年来,电子商务逐步向农村扩展,淘宝村、淘宝镇等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。通过商业基础设施的搭建、人才的培养和创业条件的提供,建立起农产品上行销售的长远机制,解除了束缚农产品、手工产品的桎梏,为农村的经济发展带来新动力。不过,电子商务作为一种全新的农村振兴模式,在给乡村带来巨变、“钱景”的同时,也遇到了不少矛盾与问题,农村电商如何解决这些痛点?最终能走多远?都还需进一步观察。

“财富效应”引发燎原之势

12月18日,走进江西省南城县沙州镇水口村服务站农村淘宝服务站,只见拿着竹笋、生姜、茶油、蜂蜜等农副产品来卖的村民排成了长龙,站主肖成芳坐在电脑旁,网上登记、贴图下单、在线收钱,忙得不亦乐乎。他告诉作者,通过网上在线销售,这个月就帮助村民卖出笋干、姜片、蜂蜜价值8万多元。

谈起近几年来发生在赣东南这个小县农村市场的喜人变化,南城县商转办主任李明生说:“自从与阿里巴巴合作后,全县已有40家农村淘宝服务站,还在所有贫困村建立了‘村邮乐购·农村e邮’平台,网上代买、网上代卖、网上缴费等方面的服务基本实现了5公里电商服务圈全覆盖。”

浙江省义乌市的青岩刘村是淘宝村的典型。这个被誉为“中国网店第一村”的地方,有居民1700多人,但从事电商行业的人口超过1万余人。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聚集在这里,经营着2800多家网店,年成交额达数十亿元。“淘宝村是一个创业、就业的平台。”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金建杭说,有更多的外地人、外乡人、城里人加入到淘宝村。

近几年来电商企业掀起了新一轮“上山下乡”热潮,农村电商迅速发展。阿里、京东、苏宁等电商企业纷纷把抢滩农村市场作为新战略。截至2015年底,全国1000个县里,已经建成25万个电商村级服务点。根据阿里研究院和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《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(2016)》,截至2016年8月底,全国淘宝村达1311个,创造直接就业机会超过84万个。

随着农村电商的遍地开花,农村网络零售额也在持续快速增长,增速明显超过城市。一季度农村网络零售额1480多亿元,二季度进一步上升到1680多亿元,环比增长13.48%,高出城市网络零售环比增速4个百分点以上。农村网络零售额在全国网络零售额的占比持续提升,上半年已经占到14.14%。而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,2015年农村网购市场规模达3530亿元,同比增长96%。2016年上半年农村网购市场规模达3120亿元,预计2016年全年将达6475亿元。

电商在中国农村带来了“财富效应”,已渐成燎原之势。

转型路口痛点依然不少

农村电商物美价廉、方便快捷、品类丰富的购物体验,激活了农村市场的网购需求,带来了农村市场新的“革命”。然而,伴随农村电商热度的有增无减,一些问题和挑战也逐渐显现。

首先是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的“短板”。与城市相比,当前农村电商物流配送严重制约了行业的发展。据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,2015年国内快递网点的乡镇覆盖率为48%,还有近一半的乡镇不通快递。尤其是对于许多民营物流企业,村镇快递布点成本过高,大部分物流和快递公司都不愿意涉足村镇快递网点建设。而另一方面,乡村物流多以收发农产品为主,一些季节性较强的生鲜产品又往往对物流配送有着更为严苛的要求,除了一些大型电商平台的自有物流体系以外,适合乡村特点的二级物流网络基本未形成,物流成本高、冷链物流发展滞后的格局没有改变。

其次,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的买易卖难。吉林云飞鹤舞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莫问剑坦言,大多数农产品不具备成为“网货”的基本条件,缺乏品牌、没有品控、缺少售后,“上行”不易。从全国来看,普遍存在农产品种类繁多,标准化程度低,多处于粗加工阶段;拥有质量认证的农产品企业较少,“三品一标”农产品更是鱼目混珠,溯源手段推广应用也不足。

此外,“千网一面”同质化竞争严重,也是制约农村电商发展的主要因素。浙江省桐庐县陇西村的村淘服务站的店长王明强有深刻的感受,“做村淘三年了,在这过程中不断遇到新问题,有时候销量一高,货源难保证,还会遇到帮村民卖鸡蛋、大米等农产品时因没有认证遭到消费者投诉。而且农货就那么几种,同质化多,竞争就更大了。”清华大学社科学院教授刘鹰认为,淘宝村不应该为卖东西而卖东西,如果一味地打价格战,不求创新,不可能建立起一个良好的淘宝村生态体系。

让“钱景”有前景还需攻坚

毋庸讳言,农村电商作为“潜力股”,“钱景”光明,但要颠覆传统市场真正实现“农产品进城,工业品下乡”还有一段较长的路,需要完善相关配套设施,在服务上提档升级,突破传统电商的“藩篱”,实现由原来解决村民买卖问题向全方位解决村民生活、工作等问题转变。

阿里巴巴瞄准农村消费市场,进一步升级进入3.0时代农村淘宝战略,可以被视为2016年农村电商发展的一个缩影。阿里巴巴整个服务体系进一步下沉到农村,从2.0“创业时代”跨入3.0“服务时代”,由于之前对于下行的优先建设,目前下行中的物流成本已经得到有效压缩。在试点的浙江省诏安县,村淘服务站已经不仅仅是村民代购和取货的场所,而是接入了阿里系从电商、金融、健康到文娱的全部资源,合伙人也转变为服务者,成为阿里巴巴为乡村提供日常生活便利、创业培训和支持以及文化娱乐全方位服务的执行终端。农村淘宝物流已覆盖76个村点,基本实现全县“物流到家”保障。

农村电商标准化、品牌化则是破解其野蛮生长、同质化竞争难题的答案。2015年4月,短短两个月时间,眉山邓伯伯不知火“蜜柚”卖出数千万斤,正是因为有了专业的电商品牌运营中心对农产品进行数据收集、品牌策划、营销宣传。成功策划该案例的四川万企共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刘安伦提出:要以县为单位建立电商品牌运营中心,进行整体规划。例如一镇一品、一县一链等模式,一个乡镇集中种植柚子,一个县涵盖柚子加工、生产、资本运作等整个产业链,这可以解决种植分散、难以标准化的问题。

农村电商前景广阔,但是不能走“冒进”的发展道路。清华大学社科学院教授刘鹰认为,现阶段不要急于县乡村三级“全覆盖”,而要注重“存活率”;要发挥返乡创业政策和电商培训的实效,培养更多本土电商人才;要建立良好的信用体系,形成政府部门、金融机构与农村电商的协调联动机制,让农村电商融资渠道更加完善。“农村电商不能够不求创新,建立起一个良好的淘宝村生态体系很关键。”

转变观念、完善体系、规范运行……相信农村电商好“钱景”定有好前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