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业公司“软出海”:羽翼未丰的全球化冲动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/作者:申俊涵 /2017-11-06

导读

从过去的制造业、IT硬件出海,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“软出海”,中国创业者面临怎样的新机遇?但出海过程中也有海外市场分散、语言不通、文化差异等挑战,羽翼未丰的创业公司如何解决?

以往国有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是出海的主流,如今在互联网的下半场,许多创业公司也纷纷走出国门,掀起出海创业热潮。

如滴滴出行通过合作或投资的方式在全球扩张,目前已经投资了东南亚打车应用Grabtaxi、南非的Taxify、印度的Ola、美国的Uber和Lyft等企业。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以市场投放、落地运营的方式扩张,目前摩拜单车已进入全球9个国家的超过180座城市,ofo小黄车年底海外20国扩张的目标也已完成大半。

9月25日,共享充电宝企业来电宣布与旅行平台8只小猪达成合作,成为共享充电宝领域出海的首家企业。“出海是一件需要长时间准备与布局的工作,来电科技在发展之初就考虑到了海外市场,并着手进行专利、技术等的准备,走出海外是预料之中的事。”来电科技CMO任牧对记者回应称。

从过去的制造业、IT硬件出海,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“软出海”,中国创业者面临怎样的新机遇?但出海过程中也有海外市场分散、语言不通、文化差异等挑战,对于羽翼尚未丰满的创业公司来说,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?

“软出海”利于全球化公平竞争

一位天使投资人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,中国互联网公司能够快速发展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的人口基数大,毕竟流量、大数据都跟人有关。但随着中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,人口数量或将不再是一项优势。互联网公司去开辟国际市场,将成为一种趋势。

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也认为,今后五年,全球化将是中国所有已经做大的创业公司和新创公司的机会所在。无线互联网提供了全球化的机会,让中国突破以前“硬”时代的障碍。

今年4月,创世伙伴资本对外宣布成立,由原KPCB中国主管合伙人周炜和原TMT团队大部分成员共同创立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和成长期投资。目前,创世伙伴资本团队已经投资了亚洲创新集团、玩美移动等新出海公司,而过去投资的京东、宜信、京东金融等公司也都开始全球化业务拓展。

“过去十年我们代表全世界最顶级风险投资基金做投资时,经常会被海外投资人和企业家挑战,说中国公司为什么总抄袭海外的新模式。但2011年之后,新的创新已经在中国出现。比如唱吧完全是基于中国模式出现的创新,还有共享单车、直播等也是在中国先热起来的。”周炜说,团队创立新基金很重要的原因也在于认为时机已到,可以支持中国的公司走向世界,投资面向世界的中国公司。

周炜认为,在出口衬衫、IT硬件的硬出海时代,中国没法摆脱价廉质差的印象,在海外始终面临困局。但在软出海时代,中国拥有更多的机会。“‘世界是平的’终于真正实现,全球的IOS、Android的平台给了任何一个角落的创业者同等的竞争机会,无线互联网提供了真正的全球化机会。”他说。

周炜表示,下一个十年将是真正的无疆界竞争时代。在无线互联网的产业链条上,中国除了在操作系统方面不占优势外,在其他的每个领域都得到最大的完善,中国有最大的开发者群体、有最大的用户群,最完善的支付和生态环境。

“中国公司的唯一竞争对手可能来自美国,但美国公司通常不愿在产品上对地方市场做妥协。中国创业者更愿意根据当地的文化特征,对产品进行相应的调整。这是在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市场,中国创业者很好的竞争优势。”他说。

除了无线互联网,周炜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也有大量机会。人工智能方面中国虽在操作系统或者底层技术方面有所欠缺,但在人工智能的应用层面和用户接受度层面,中国是全球领先的。任何一个新应用都可以在中国获得大规模的商用,这种真实数据、真实环境下的应用,会让机器学习得很快,会形成应用层面的优势。

创业者各个击破出海挑战

出海创业是一件让人心潮澎湃的事,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也充满挑战。亚创集团的UP直播,在日本、中国台湾、马来西亚、沙特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大量海外用户。公司联合创始人欧阳云表示,海外市场固然很大,但公司出海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海外市场过于分散。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不像中国、美国那样,有统一的语言、货币、文化。

“比如在东南亚地区,人们通常会把东南亚当做一个整体的地理概念,但其实东南亚各个国家的用户习惯、语言文化千差万别。比如泰国和马来西亚,一个以当地泰国人为主,一个以华人为主,宗教信仰也不同。”他说。

对于公司的具体出海路径,欧阳云表示,亚创的直播产品在去年刚推出时,首先选择的还是中国市场。“国内是做直播最大的成熟市场,你不一定要做到第一,但可以把国内作为练兵场,磨练产品和运营,证明产品的逻辑是否可行。”

随后,亚创的产品进入用户行为习惯较为相近的中国台湾、越南等地区,再逐步扩张至沙特、日本等地。“我们有些市场也做得不太好,就砍掉了。如果当地人口基数小,你的业态没有前人试验或者试验失败了,还是不要去啃这个硬骨头了。”他说。

在非英语国家开拓市场面临语言不通的问题时,欧阳云表示,公司的做法是派中国人过去找当地的翻译,保证每个地区的Leader跟总部可以顺畅沟通。直播作为重运营的业务,而且又是中国模式往外输出,所以需要派中国的leader到当地。

用AR+AI技术做虚拟美妆的玩美移动,在海外则以用当地人为主。玩美移动CEO张华祯表示,在语言方面,虽然玩美移动的总部在中国台湾,但公司的主要用语是英文,这样才能跟全球各地的团队做沟通。据了解,该公司在全球拥有170多个员工,除了研发中心在台北之外,所有的商业运营都在海外。最近,玩美移动实现了全球5亿的下载量突破。

VeerVR CEO叶瀚中则用多招纳海归人才的方式,解决出海过程中文化和语言的差异问题。他表示,近两年越来越多国际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,输送了大量有国际化运营经验和了解硅谷文化的人才。

“可能三四年前从谷歌、Facebook回来的工程师,在国内基本上是被抢的状态,现在供需已经发生了变化。北京、上海对海归的吸引力很大,创业公司容易去建立一流的国际化团队。比如我们公司运营方面差不多有90%是海归,技术产品方面有60%-70%是海归,这在两三年前是很难想象的。”他说。